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民生

保护伞下 鹤壁市宝融投资担保公司黑恶猛如匪

时间:2019-11-22 来源:环球经济报网

(河南10.16特大黑恶哄抢案系列报道一)

  近期,知情人士向媒体报料,河南浚县宏利达奶牛场的200多头奶牛,被鹤壁宝融黑恶公司哄抢后,由于黑恶势力保护伞和关系网的作用,使宏利达奶牛场场长刘学顺据理告状屡告不赢,依法维权无能为力。随后他又到处奔走呼号鸣冤叫屈毫无结果,6年来弄得他和全家精疲力尽。本将心灰意冷的刘学顺,近期在党中央强力开展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大势的振奋下,他又鼓起了勇气,再次向宝融黑恶公司讨公道,并且准备向国家相关部门,反映当地官恶勾结徇私枉法,破坏社会稳定的严重犯罪行为。为坚决同黑恶势力作斗争,使自己的正义得到有效伸张,刘学顺特向全国各新闻媒体记者及各界正义人士发出了公开信,呼请媒体记者和正义人士关注他奶牛场的遭遇,采访报道他反映的问题,深刻揭露事实真相,维护法律尊严和社会稳定。

001.jpg

002.png

图:刘学顺向全国各新闻媒体和正义人士的呼请与声明。

  (一)民企兴业多险途借资误入套路“袋”

   根据知情人提供的线索,几经辗转,日前媒体一行来到浚县,在位于卫贤镇北一公里的宏利达奶牛场,见到了满脸沧桑的刘学顺。

   媒体眼前的刘学顺,面相特别善良,看上去约有50多岁,他个子虽然高挑,但却非常柔弱。说起话来慢声细语,有点腼腼腆腆。刘学顺给人的第一感觉是对人热情,温顺善良,一眼就可看出他是很容易被歹徒欺负的那类人。

003.png

图:刘学顺向媒体讲述他奶牛场被黑恶势力抢劫的经过。

   寒暄过后,媒体请求刘学顺把与奶牛被哄抢有关的事项说一下。未曾开言,刘学顺已是老泪盈眶,他止不住长叹一声后说:“真想不到啊,鹤壁宝融公司董旭永他们竟会那么黑,那么恶,也更想不到我们当地司法机关的个别领导,竟会给黑恶势力当保护伞,竟会给危害社会的黑恶公司保驾护航!真想不到啊……”

   刘学顺告诉媒体,他家住浚县卫贤镇南纸坊村。自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他就响应党的号召,利用村里的荒闲地开挖鱼塘,以水产养殖为起点,随后又增加了梅花鹿养殖。由于他勤劳肯干,带动一批人发家致富,2001年曾获得了河南省十大优秀养殖能手的光荣称号。

   “随着国家经济形势的不断发展,2004年我又增加了规模化奶牛养殖。”刘学顺对媒体说,“经过5年的辛勤努力,我所养奶牛,有开始的不足百头,发展到300多头,日产鲜奶就达到了3吨多。我还吸收20多位农民工在我奶牛场就业,并且我还带动周边几十家农户搞奶牛养殖业,使上百家农户的田间秸秆变废为宝,增加了可观的经济收入,我的宏利达奶牛场,也由此被鹤壁市政府评为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

   “2008年,我国发生了三鹿奶粉事件,使奶牛养殖业受到波及,我的奶牛养殖业也进入到非常困难的时期。2009年至2010年,全国出现了大量捕杀奶牛现象。为免遭厄运保住奶牛,在企业申请不下银行贷款的情况下,经朋友介绍,鹤壁市宝融投资担保公司分两次借给我资金共135万元。后来按照双方约定,我陆续向出借人还款93.5万元,这都有还款凭据。我借钱后,负责宝融公司经营的程总,同意在其公司有借款的蒋和林从我手里转借走资金35万元,我有协议和手续为证。鹤壁宝融公司更换经办负责人后,对此款与我发生争执,2012年10月份,宝融担保公司的负责人田新水,到青海找到在此做生意的我,与我协商还款事项。经协商一致,双方达成‘到2013年春节陆续还50万元算清’的协议。

  “由于我资金困难,到2013春节,我还了他们公司10万元。此后宝融公司就以借款未还清为借口,从2013年5月26日开始,组织70多人到我奶牛场,封堵我奶牛场的大门整整一个星期。他们不让草料入场,不让出售牛奶,他们还以此恶劣手段逼迫我还钱。我们报警几十次,当地警方根本就不管,因此使我场奶牛发病及牛奶无法销售,造成经济损失120多万元。

  “到了2013年7月份,宝融公司老板董旭永指使他们公司的黑恶人员,跟踪我和我的家人,窥机抢截我的财产,我价值17万元的轿车,就是在我儿子正常驾驶时,被他们截住强行抢走的。在他们故意激化矛盾的情况下,我一再请求宝融公司的领导们,通过协商或通过法院解决。但宝融公司的董事长董旭永由于心怀不正,根本就没有商量的余地,竟恶狠狠的对我吼叫,‘我们把奶牛给你抢光,你去起诉我吧!’

004.png

图:刘学顺告诉媒体他场的奶牛被鹤壁宝融投资担保公司的黑恶人员抢光了。

   “关于董旭永说要抢光我的奶牛,当初我认为他只是在口头上威胁我,估计他们不会真抢,因为抢牛是严重的违法犯罪行为,他们不敢干抢牛这种严重违法犯罪的事。可后来他们趁我在外地的情况下,组织了200多人,开着几十台车辆,还真到我的奶牛场大肆哄抢,真把我的奶牛给抢光了。”

  (二)明火执杖抢上门民警眼前逞凶狂

   为了核实鹤壁宝融投资担保公司到浚县宏利达奶牛场拉牛是否哄抢,媒体找来当时在现场的负责人王天梅和本奶牛场职工,访问当时现场的详细情况。

   王天梅来到自己的奶牛场面见媒体,当媒体刚提到2013年10月16日那天,鹤壁宝融投资担保公司到她们场拉牛的事项时,王天梅马上就泣不成声,大颗大颗的泪珠顺着她的脸颊往下滚落,她竟情不自禁地哭了起来。

005.png

图:王天梅向媒体哭诉她奶牛场被鹤壁宝融投资担保公司黑恶人员抢劫和她被黑匪们凌辱的经过。

   王天梅抽泣着说:“2013年10月16日那天上午,俺奶牛场外浩浩荡荡地来了30来辆小型车,后面跟有十几辆大货车,还有客运车、装载机。在接近我场门口时,车上跳下来200多人,个个都象凶神恶煞,他们黑压压一大片人,把我们场门团团围住。他们见大门锁着,就大声吼叫辱骂,逼着我们开大门。我们的人见到这阵势都非常害怕,不敢开门。见我们不开门,有几个凶匪就从大门上面翻进院内,强行把锁砸掉,把大门撬开,他们外边的人象土匪一样涌进场内,然后就分几股开始动手抢牛。

  “这些抢匪到我们奶牛场时,我们就向警方报了警,停了好大一会,卫贤镇派出所来了两个民警,可这两个民警到场后,对抢匪的犯罪行为并不制止,却与匪方接洽的很是热情。

  “我作为奶牛场的负责人,当抢匪动手抢牛往场外拉运时,我就本能地上前去制止。这些丧失人性的匪徒们见我上前阻拦,就一拥而上夺掉我的手机并扔得远远的。他们把我打倒摁在地上,对我一个妇女又撕又打,打得我披头散发口吐鲜血。当他们对我辱打时,我就哭喊着进行反抗,那些土匪们就大声叫喊,‘掰掉她的牙!’、‘掰掉她的牙!’土匪们掐住我的脖子,用手使劲撕我的嘴,我嘴中的鲜血顺着脖子往下流……

006.png

图:鹤壁宝融投资担保公司组织的黑匪将奶牛场女性负责人王天梅向场办公室方向抬拉中的视频截图。

   “为了使他们的抢劫行为‘合法化’,几个彪形大汉竟脱掉我的鞋,把我死死地控制住,在我身上乱搜乱摸,然后不顾我的哭喊,从大门外把我抬到场办公室内,他们还有意地把办公室门反锁起来,然后由两个土匪反拧我的双臂,把我死死的摁在沙发椅上,逼着我吐口同意他们把牛拉走。对于他们的这种抢劫行为,我根本就不会同意,也绝不会同意。他们见我不屈服,就使劲反拧我的胳膊,并狠狠地往下摁压,疼的我浑身流汗,不一会我的衣服就被汗水湿透了。

   “匪徒们对我的肉体殴打,我还能咬牙忍受,但对在场的两位民警见死不救,围观漠视,我的心算是伤透了……

  “在场办公室,劫匪反拧着我的胳膊,把我摁在椅子上对我进行凌辱时,我向在场的两位民警求救,多次向他们投去怜悯的目光,谁知这两个民警不但不理不睬,并且还露出得意的表情,与匪徒们互相说笑,他们看着匪徒们对我凌辱行凶,他们还是人民警察吗?

  “在我的哭喊声中,闻讯赶来的弟弟把门撞开,见自己的姐姐被匪徒反拧胳膊摁在椅子上,他就愤怒的责令土匪松手放开我。但匪徒们不但不听,并且故意再使劲反拧我的胳膊,还向坐镇的民警投去得意的目光。看到这种情况,我弟弟气得浑身发抖,他大声怒吼着,向匪徒表示,再不放人,他就拼命不顾一切动手救自己的姐姐了。在场的民警怕我高大魁梧的弟弟动手救人会惹出事来,这才假惺惺地叫匪徒把手松开。

  “2013年10月16日,在民警在场的情况下,鹤壁宝融投资担保公司使用黑恶手段,对我奶牛场职工进行打骂威胁,从我奶牛场抢走奶牛209头,当时这些牛的价值及打砸损失就近500万元。

  “在宝融公司组织匪徒们抢牛外运时,当地群众实在看不过匪徒们的抢劫欺凌行为,有正义感、胆大的村民,就自发地开来大车把场大门堵住,阻止抢匪们往外拉牛。要不是好心村民开来大车堵匪车相助,俺的奶牛就被土匪们抢光了。真可叹,真可气,我们报警叫来的警察,竟连老百姓也不如啊!我们报警叫来的民警,到场后不但不制止违法犯罪,不制止匪徒们抢牛,并且还得意洋洋的看着抢匪们殴打凌辱我一个柔弱妇女……这些民警为抢匪们提供‘法律’支持,为黑恶公司保驾护航,实在太不像话了。卫贤镇派出所的出警民警对不起他那身警服,他们把人民警察的脸面都给丢尽了!

  “通过鹤壁宝融投资担保公司到我们奶牛场来抢牛,通过我们报警后卫贤镇派出所民警来现场‘执法’,我才真正地懂得了什么叫黑恶势力,什么叫土匪,什么叫警匪一家,什么是黑恶势力保护伞!”

  为查证鹤壁宝融公司组织黑恶人员,到浚县宏利达奶牛场哄抢时,殴打凌辱王天梅的相关情况,近日媒体见到了王天梅的弟弟王天亮。

007.png

图:王天亮告诉媒体,卫贤镇派出所的民警就是坐在这里得意洋洋的看着黑匪凌辱他的姐姐王天梅。

   王天亮约有40多岁,个子高大魁梧,但面相却异常善良,说起话来温和有板眼。当问到其姐在奶牛场的遭遇时,他脸色陡变,情绪显得非常激动。他愤怒的说:“真想不到鹤壁宝融公司那帮土匪们,在警察眼皮底下竟敢殴打凌辱一个柔弱妇女,更想不到卫贤镇派出所的民警,竟会看着土匪们对柔弱妇女欺凌行凶!真弄不清那帮行凶的土匪与在场的民警是什么关系,太让人不可思议了!”

   王天亮告诉媒体,现场民警在姐姐王天梅的凄惨哭喊中,在他为救姐姐将要动手与匪徒们拼命时,在场为抢匪们坐镇的民警,怕闹出人命把事态弄大,才不得不让匪徒们松手放开他的姐姐王天梅。

  (三)浚警出警不出力警职警责被质疑

  为了解2013年10月16日那天发生哄抢事件的详细情况,媒体找来现场目击者宏利达奶牛场的老饲养员王文华,向他了解当时的相关情况。

  王文华告诉媒体,2013年10月16日那天上午,他因事离开奶牛场刚回到自己的家不一会儿,他的兄弟媳妇就慌慌张张地从外面跑回去告诉他,有很多人到他所在的奶牛场去抢牛。他得到消息,就急忙往奶牛场赶。他赶到奶牛场附近就看到很多人围在奶牛场大门口,又叫又骂。他走到跟前一看,那些人个个凶神恶煞跟土匪一样,不让奶牛场的人进出。当时他急中生智巧妙地混进场内,看到鹤壁宝融公司的头头正在指挥着铲车铲土堆大土台,准备把牛先赶到土台上,尔后再将奶牛赶到大货车内。

008.png

图:宏利达奶牛场的老职工王文华告诉媒体,当天黑匪们就是在这里用铲车堆起大土堆,先将牛赶上大土堆,然后再把牛赶进大货车上抢走的。

   王文华向媒体反映,那些土匪们抢牛的技术很老练,所用工具很齐全,看来那些土匪们是提前预谋演练好的。

  王文华非常气愤地说:“那天鹤壁宝融公司那些土匪,抢走了俺奶牛场200多头奶牛,真想不到在光天化日之下,在民警的眼前,他们竟敢干抢牛这种事!

   “鹤壁宝融公司那些人比法院还厉害,比土匪都凶恶。就是法院依法强制执行案件,还得经过审判,然后才能申请依法执行呢!那帮人比土匪还凶,就是土匪还要讲个匪规,讲个江湖义气呢!

   “我70多岁,是个老党员,我过去也当过村干部,我对鹤壁宝融公司组织200多人,在大白天浩浩荡荡地到俺奶牛场来抢走200多头奶牛这件事,非常纳闷。但我心里也明白,我们奶牛场的场长刘学顺与他们只有几十万元的经济纠纷,他们以此为借口,来俺奶牛场闹腾两次,是有一定阴谋和目的的。第一次他们来整整地闹腾了一个星期,强行抢截走俺场长的一辆小轿车。他们第一次来闹腾的时候,像畜牲一样,在我们奶牛场内到处屙尿,还在墙上大写特写骂人的脏话,大画特画侮辱刘学顺及家人的漫画。他们逢人就骂,不服就打!我们场报警后,来的民警就好像是土匪们的家人一样,他们之间亲亲热热,民警对我们奶牛场的职工却非常严肃,我真弄不清来抢牛的土匪们与民警之间是啥关系!

009.png

图:2013年5月份,鹤壁宝融投资担保公司黑恶人员到宏利达奶牛场闹腾了一星期,在墙上书写侮辱人格骂人的话,使该厂牛奶无法销售,造成经济损失达120万元。

   “从第一次来闹腾抢走俺场长刘学顺的小轿车,到第二次浩浩荡荡来200多人,打骂侮辱俺场负责人,抢走200多头奶牛来看,我们心里跟明镜一样,如果没后台,没有保护伞,他们敢跟土匪一样来闹腾来抢牛吗?在场的卫贤镇派出所的民警,眼看着土匪们行凶抢劫,还跟土匪们混得火热,我当时就气愤地说在场的民警,‘你们对不起你们的这身警服!你们看着土匪们在这里抢劫行凶不制止,你们还是人民公安吗?你们太让俺老百姓伤心了!’”

   为多侧面多角度的了解10·16哄抢奶牛事件的相关情况,媒体曾对多名目击者进行访问,当时奶牛场的职工陈贵杰,就是受访者其中的一位。

   老实巴交的陈贵杰告诉媒体:“当时的抢牛场面非常吓人,鹤壁宝融公司那边来了二三百人,几十辆车,那些人的阵势比土匪都厉害。

010.png

 

图:陈贵杰在宏利达奶牛场告诉媒体,哄抢牛那天,抢匪头头就是在这里与卫贤镇派出所的干警热情握手,并对派出所的干警连声说,“谢谢,谢谢!配合的真不赖!”

   “他们又打人又抢牛,我们上前去制止,那个叫蒋庆扬的头头是个劳改犯,他对我们大声喊叫进行威胁,大喊‘谁上前就捅死谁!’那些土匪们还把我们的人往场外赶,因我个子小不起眼,我就混在来抢牛的人群中暗中监视他们。我看到那些来抢牛的土匪与民警又说又笑非常亲热,中午吃饭时,那些来抢牛的土匪还给在场‘执法’的民警送来不少烧饼夹肉馍,还有很多食品饮料,看起来非常丰盛。那些来抢牛的土匪与在场民警相处得就象一家人一样,怪不得抢匪们的胆子那么大。抢牛快要结束时,鹤壁宝融公司的土匪头头副总田新水,握着卫贤镇派出所教导员何晨伟的手非常感激的连声说,‘谢谢!谢谢!辛苦了!配合的真不赖!谢谢!’”

  (四)黑恶抢匪逍法外留下多多大问号

   采访期间,刘学顺告诉媒体:“抢牛事件发生后,针对卫贤镇派出所民警,在现场不作为并纵容黑恶人员抢牛的事项,我曾向警方上级和有关部门反映过实情,但卫贤镇派出所有关人员伪造《接处警登记表》,歪曲事实,隐瞒真相,编造伪证,欺骗上级有关部门领导,竟胡说我奶牛场的负责人当时是同意鹤壁宝融公司将牛拉走的。对这个事件,卫贤镇派出所是以不构成案件进行处理的。试想一下,我们要是真的同意他们将牛拉走,双方会不清点牛、会不算账吗?他们还至于像土匪一样对我们大肆行凶、大肆抢劫和大打出手吗?卫贤镇警方有关领导就是这样隐瞒事实真相,就是这样欺骗上级有关部门、就是这样糊弄社会舆论的!”

   刘学顺还向媒体反映,鹤壁宝融投资担保公司是一个非法的隐形金融机构,根本就没有资格面向社会储蓄放高利贷。鹤壁宝融投资担保公司,实际上是一个黑恶经济组织,该公司董事长董旭永之所以胆大包天,敢非法集资,敢横行霸道,是因为他的父亲董玉善,曾是浚县县委常务副书记,是鹤壁市老干部局局长,有相当大的公权和关系网,董玉善掌握的公权和他的关系网,是其黑恶儿子董旭永的天然保护伞。董旭永凭借其父董玉善的老势力老关系,勾结浚县警方有关人员充当保护伞,因此他和他的黑恶公司才敢于违法犯罪,才敢找借口明火执杖地暴力讨债,才敢无所顾忌的扰乱社会秩序,才敢涉黑涉恶胡作非为。

     刘学顺还向媒体反映,做贼心虚且非常狡猾的董旭永,深知自己非法集资玩“套路贷”,坑人太多罪恶深重,为防罪行暴露被法律严惩,他就于2012年间将法人代表一职,在名誉上转让给蒋庆扬。实际上,宝融投资担保公司的一切事情,仍然是董旭永当家做主。他之所以把法人代表让给蒋庆扬,是为了逃避法律追究,是演戏给人看的。

     刘学顺告诉媒体,关于他奶牛被抢的事件,无论是打民事、行政或刑事官司,他根本就不可能赢,因为在董旭永及其官员父亲的操纵和保护伞的作用下,黑白被颠倒,事实被捏造,法律被歪曲,他一个小百姓根本就无法与巨大的黑恶势力和保护伞们抗衡。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力,有效地伸张正义,他和亲属们必须利用特殊方法,将董旭永黑恶公司在其保护伞的保护下,所干的涉黑涉恶罪恶勾当,通过新闻媒体和社会舆论揭露公布出去。只有通过特殊渠道才能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他和亲属们将继续向全国新闻媒体呼吁,将10·16哄抢事件的真相和与此相关的官司报道全国,并将真实情况呈报给上级党政领导和司法最高层。

    刘学顺向媒体表示,他的公道讨不回,正义得不到伸张,鹤壁宝融投资担保公司的黑恶人员和其保护伞得不到法律的惩罚,他和亲属们永远不会罢休。

     刘学顺还向媒体表示,他相信党中央,相信习近平总书记,他相信法律,他相信正义的社会舆论。

    “事实毕竟是事实,纸包不住火,乌云遮不住太阳。”刘学顺说,“现在是法治社会,黑恶势力鹤壁宝融公司董旭永和他的保护伞,在党中央发动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强力反腐败‘打虎’‘拍蝇’的大趋势下,他们长久不了,他们早晚有露馅翻车倒台的那一天!”刘学顺接着说,“‘苍蝇’保护伞必被打,黑恶必被扫除。正义会迟到,但最后正义必然会到来,正义必然会得到伸张。黑恶违法犯罪分子和他们的保护伞,到最后必定会受到法律的严惩!”

011.png

图:河南(鹤壁)宝融投资担保有限公司的营业执照和代码证复印件。

   媒体从鹤壁有关部门了解到,河南宝融投资担保有限责任公司(即鹤壁市宝融投资担保公司),成立于2009年12月17日,法定代表人为董旭永,公司类型为有限责任公司,工商管理行政部门于2012年7月8日核准发照。该公司的经营范围限于担保、投资和咨询服务。这个宝融投资担保有限公司,自成立至今均无集资储蓄放贷之资格,该公司在实际经营中,面向社会广纳储蓄,大肆集资放贷,属于国家法律法规所严令禁止的违法犯罪行为。

012.png

 

图:鹤壁宝融投资担保公司向社会放贷款合同的部分登记表。

   在浚县和鹤壁采访时,众多知情者向媒体反映,鹤壁市宝融投资担保公司,实际上是一个以非法集资和“套路贷”为主业的黑恶组织。在其保护伞的保护下,这个以政府原高官董玉善之子董旭永为首的黑恶组织,用“套路贷”的恶劣手段坑害了无数人。董旭永的这个黑恶组织,借助其保护伞的公权力明火执杖,“依法”使用暴力,整垮了不少民营企业,浚县宏利达奶牛场就是被董旭永这个黑恶组织整垮抢垮的。这个黑恶组织罪恶累累,臭名昭著,人民群众对其恨之入骨,但这个以董旭永、蒋庆扬为首的黑恶组织和黑恶骨干人员,在党中央发动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今天,却未被追究仍然逍遥法外,真让受害人和广大人民群众失望和费解。

  众多知情者一再向媒体反映,河南(鹤壁市)宝融投资担保公司实际上是一个地下大钱庄,董旭永们背后的问题太多了。

   应刘学顺、王天梅夫妇和众多知情者的请求,媒体和兄弟单位的同仁们,将坚守正义,根据报料人提供的相关信息线索,继续深入采访调查并大力进行追踪报道,彻底揭露事实真相。

(请关注本系列报道二)

 

  编后语:

   审视媒体前沿人员从鹤壁发回的报道,其中的哄抢场面和对女场主的凌辱情节,真让人毛骨悚然,真让人难以置信。不管咋说,这件事是发生在我们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国家,发生在我们的法治社会,太让人不可思议了!

  报道中提到的鹤壁宝融投资担保公司,之所以敢于在光天化日下,两次到宏利达奶牛场去明火执杖的进行闹腾,特别是第二次动用200多人几十台专用车辆,浩浩荡荡的去抢劫,还丧失人性的把一个柔弱妇女抬起来进行凌辱,几个彪形大汉还把这个柔弱妇女反拧双臂,强行摁压在椅子上,逼迫她同意“拉牛”,看到这样的情节,编者的心禁不住连连打颤……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坐在旁边的卫贤镇派出所“人民警察”,还得意洋洋地看着匪徒们行凶,看着一个柔弱妇女被匪徒们凌辱。难怪知情群众对在场的民警提出质疑和斥责:你们还是警察吗?你们对不起你们这身警服!

   对浩浩荡荡前来抢劫奶牛的抢匪,对暴徒们在奶牛场针对奶牛管理人员实施殴打的恶劣行为,在场民警之所以眼睁睁看着,不干涉不制止,警方也有自己的法律根据和充分理由:因抢与被抢双方有经济纠纷,警方不能插手啊!但当时的实际情况是经济纠纷吗?有这样的经济纠纷表现吗?

   出动黑恶人员200多人,开着几十台各色专用车辆,象出征打仗一样浩浩荡荡的进击到目的地,把人家的大门围起来,撬门砸锁翻墙入院,打人抢牛,这叫经济纠纷吗?这样的场面,这样的的黑恶暴行在全国恐怕还是第一例。说白了,匪方是早已预谋好,“我们把牛抢光”,被抢方也不敢怎么的。因此,抢方就以讨债为借口,大兴抢劫之能事。黑恶人员大兴辱打抢劫行为,固然可恶,令人痛恨。但更让人扼腕叹息的是,那些接警而到场的“人民警察”,得意洋洋地欣赏抢匪暴徒对被抢的奶牛场负责人、一个柔弱妇女进行人身折磨和精神凌辱,对黑恶人员的哄抢行为,在场的民警们不但不制止不干涉,并且还接受抢匪们的犒劳慰问,受到抢匪们的赞扬,称到场的卫贤镇派出所的干警“配合得真不赖”,在场的干警们还心安理地接受了抢匪的慰劳品,还被抢匪们感恩戴德,由衷说出“谢谢!谢谢!”抢劫告成后,抢匪与干警双方还非常热情地握手告别。这样的壮景,这样的场面,难怪被人民群众讽刺怒骂,称他们是警匪一家。

   不可否认,当下,广大司法和执法人员绝大多数是好的,是人民心目中的保护神,特别是司法队伍中涌现出的英模,广被人民群众交口称颂。但是,司法队伍中也确实有少数败类蛀虫,他们为了私利,在共同利益和权势面前,良心缺失,原则全无,成为违法犯罪分子和黑恶势力的保护伞,自觉地站在了人民的对立面,在实质上成了党和人民群众的敌人。他们与违法犯罪分子和黑恶势力串通一气,利用手中的执法公权,徇私枉法,歪曲事实,玩弄法律游戏,为了自己的私利前程,甘愿当违法犯罪分子和黑恶人员的保护伞,配合保护对象,采取卑劣手段坑害人民群众,真难怪人民群众对他们深恶痛绝。

   我们应该看到,在不少地方,违法犯罪分子和黑恶势力之所以敢于横行霸道,胆大妄为,敢于肆无忌惮的欺压坑害人民群众,这些涉黑涉恶的违法犯罪分子背后,无一没有保护伞。这些“伞员”有政府官员,也有掌握一定公权力的其他公职人员,但最多的是少数腐败变质的公检法人员。

   涉黑涉恶的违法犯罪分子,由于有“伞”的保护,与“伞”有共同利益,出了事有“伞”们明里暗里抹平,因此,他们涉黑涉恶干违法犯罪的勾当有恃无恐,没有后顾之忧。我国的有些地方之所以社会不稳定,之所以群众上访告官的多,绝大多数是官恶勾结、官商勾结和违法犯罪分子及保护伞所危害而造成的。

   黑恶违法犯罪分子与保护伞勾结组团,是现今社会的毒瘤,任由其发展泛滥,将祸害无穷。我国的党政和司法高层,已经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因此就果断的下令开展专项斗争,出重拳扫黑除恶,挖“根”打“伞”,严厉打击黑恶违法犯罪,保护人民群众,维护社会稳定。

   编者相信,类似河南鹤壁宝融投资担保公司的黑恶人员,以及他们背后的保护伞,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步步深入的大趋势下,他们最终会悉数落网。

   在党中央发动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类似鹤壁董旭永那些黑恶犯罪分子,由于有保护伞,有“爸爸”们撑腰做主,会利用权力资源为他们开脱,但全面依法治国,反腐败“打虎”“拍蝇”,挖“根”打“伞”、深入开展的扫黑除恶的大势,他们是无法阻挡的。他们侥幸逃脱只是一时一刻,但最终肯定是要落网的。董旭永们应该懂得,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躲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因为受害人在盯着他们,党纪国法的利剑在他们头上悬着。恶有恶报,善有善报,他们黑恶违法犯罪,受害人和广大人民群众,都给他们记有账,罪责早晚是要被追究的。黑恶犯罪分子的唯一出路,就是认罪悔罪,争取宽大处理。

   我们坚信,在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的英明领导下,全面加强党的领导,全面依法治国,深入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官恶、官商勾结的毒瘤将会被彻底割除,社会环境将会被净化,社会将会更加稳定,人民群众会安居乐业,将会更加幸福安康,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将会出现更加令人欢欣鼓舞的新局面。

责任编辑:BJ06

免责声明:

凡注明来源"厘米新闻或其它媒体”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或网友自发投稿,并不代表厘米新闻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对稿件有争议请联系邮箱:liminews@163.com

Copyright© 厘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