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民生

广州现新型“套路贷” 受害者欲哭无泪

时间:2019-11-21 来源:厘米新闻
  受害人石敏(化名)现正在进行一场旷日持久的房屋产权维权案,让她倍感心力交瘁,到公安部门多次报案不予受理,到法院打官司持续五年之久仍深陷其中。其根源就是遭受新型的“套路贷”毒手,罗某、何某、李某相互勾结,利用虚假借贷,虚假房屋抵押,并利用法院判决抵押权成立,使虚假借贷合法化,致使石敏的合法房产被窃取。
躺着中枪  骗子无处不在
  2011年7月21日,受害人石敏与“套路贷”成员何某签订《房屋购买协议》,并将115万元的两套房款全部付清,其中一套当时就办理了过户手续,而另一套房何某却以各种理由迟迟不给办理过户手续。不久后何某有预谋地将另一未过户的房产抵押给一民间借贷成员人罗某,紧接着何某和罗某及另外的李某共同“完善”了一整套的借贷手续,并注明还款期为90天。90天后民间借贷人罗某将何某等人起诉至天河区法院,以达到利用法院判决强制执行等手段将石敏实际拥有的房产“合法”的窃取。
  据广州市天河区法院【(2014)穗天法民四初字第2571号】和【(2014)穗天法民二初字第2621号】判决书都确认石敏于2011年7月21日与何翠环签订的《房屋买卖协议》合法有效)为同一个标的物。一个案子判决是合同有效,另一个案子判决是拍卖、变卖优先偿还民间借贷。这两个判决的被告为同一人何某,原告一个是给被告房款的受害人,另一个则是民间借贷追款人。被告何某“堂而皇之”地将一套房子变成两套房子房款(收了双份钱)。法院的判决将石敏合法拥有的房产作为了别人的抵押物,从此石敏就此走上了漫长的诉讼维权之路。
  石敏对上述判决不服,提出上诉,何某、罗某依然不到庭应诉,2016年7月26日,广州市中级法院又作出(2016)粤01民终2472号《民事判决书》,维持一审判决。在此期间受害人石敏多次以何某、罗某诈骗罪到公安机关报案,各级公安机关一律不予受理。
  事情还要返回到2005年5月31日,实施“套路贷”主要成员何翠环将广州市天河北路的两套房出售给高新民,共售价是115万,高新民已经支付给何翠环的购房款50万元。高新民是石敏的朋友兼合伙人,因为欠石敏借款无法偿还,于是该房子作为补偿款,已支付的50万抵作石敏支付的购房款,剩余的购房款由石敏向何翠环支付。
  2011年7月13日,高新民与石敏签订《委托协议书》约定将上述两套房子卖给石敏,石敏按约定将30万房款给付何翠环并将其中一套房2702办理了房产证。石敏支付全部的税费后,过户给了石敏。2011年7月21日,石敏与何翠环补签了正式的《房屋买卖合同》。
  在此期间至案发起,石敏几十次催促何翠环尽快办理另一套房2703的过户事宜。一直到2012年7月13日(即距离最后付款还有10天)何翠环打电话说她在美国,已经为她女儿联系了一所好学校,因为钱不够,请石敏提前转账35万给她,等她安排好女儿后回国为石敏办理另一套房子2703的过户手续。石敏担心耽误何翠环的女儿赶不上9月份上学,就将余款35万提前10天转给了何翠环。
  2012年底,石敏打电话给何翠环,说她在美国要陪读一年。后来石敏多次拨打何翠环的电话,何翠环不再接听石敏的电话。
飞来横祸  她成了“套路贷”受害者
  在2014年10月的一天,两个男人拿着2703房的房产证,自称自己是业主。石敏感觉有问题随打电话给何翠环,何翠环一直拒接。石敏到公安机关报案,警方以没有造成实际财产损失拒绝受理。后经房管局调查,才发现自己所购房屋被何翠环“抵押”给了罗映农。
  据【(2014)穗天法民二初字第2621号】判决书显示2013年4月,何翠环伙同李敏毅向罗映农借款130万,后无力偿还,于是罗映农将何翠环和李敏毅告上了法庭。法院判李敏毅、何翠环偿还借款130万及违约金。罗映农对2703房屋享有优先受偿权。
  2015年1月20日,本案第二次开庭。罗映农及其代理律师到庭,李敏毅到庭,何翠环依然未到庭。奇怪的是,罗映农与何翠环、李敏毅签订的借贷合同数据与实际法庭叙述的不符,每次都不是转账记录,而是现金支付,当法庭让罗映农出示所有证据时,罗映农回答其律师把所有材料都弄丢了。何翠环每次给法院的答复是说自己在美国。2012年石敏打十几次电话要求何翠环办理房屋过户手续,何翠环都以在国外为由拒绝办理。法院调取何翠环出入境记录发现,除了2014年有几次出入香港的记录外,其余时间都在国内。2015年开庭时,李敏毅庭审时曾陈述无法找到何翠环,其律师也当庭说谎,说何翠环在国外。
  受害人石敏为保护房屋所有权实施起诉,2015年10月26日,天河区法院作出(2014)穗天法民四初字第2571号判决,确认石敏于2011年11月21日与何翠环签订的《房屋买卖协议》合法有效; 驳回石敏的其他诉讼请求。石敏对上述判决不服,提出上诉,一审二审,何翠环、罗映农均拒不到庭应诉,2016年7月26日,广州市中级法院作出 (2016)粤01民终2472号《民事判决书》,维持一审判决,石敏申请的执行异议也被法院驳回,无情的结局降落在石敏身上。
  既然石敏已经支付全部购房款,多年来,何翠环以在美国给女儿陪读为由,拒绝办理过户手续,后来干脆不接电话。事实上,何翠环一直都在中国,但何翠环就是不给石敏办理房屋过户。石敏居住使用3年后,在不知情情况下,所购买房屋被何翠环“抵押”给罗映农。何翠环、李敏毅、罗映农等人相互配合,炮制130万元的借贷关系,隐瞒何翠环一直在国内的事实,相互串通承认所有借贷事实,一审判决出来后不上诉,让罗映农顺利获得优先受偿权。现该房屋罗映农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法院正在执行中,石敏已无家可归。
环环相扣  她深陷“套路贷”泥潭
  2014年4月,何翠环与罗映农、李敏毅、广州海呐百村饮食管理有限公司虚构民间借贷,以捏造借贷130万元并且用报案人石敏的房屋作为抵押的事实提起民事诉讼。李敏毅代何翠环向法庭提交两张银行转账凭证,李敏毅特别注明:“何翠环因病在境外马上回来处理”。(何翠环出入境记录显示此时在国内),双方均未上诉,判决生效,罗映农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环环相扣的“套路贷”使石敏位于广州市天河区天河北路175号2703房屋就变成何翠环他们一伙的“囊中物”了。
  从案卷细节可以看出何翠环与罗应农联手导演了一场“套路贷”的恶作剧,每次打款都是现金不说,何翠环在法庭上的签名与合同上的签名都不一样,有的甚至还是英文。分明是有意误导法官,达到让法官以为签定的合同是造假,还在买卖合同上注明“怀疑笔迹不是何翠环本人的”等等,并要求笔迹鉴定等误导行为。另外,何翠环与罗应农的合同前在时间、金额上都与实际不符,甚至所有打款证据都被律师丢了。
  种种迹象表明,罗应农实际是在进行一种新型的借贷业务,俗称“套路贷”,即恶意设置房屋抵押权以阻止房屋产权转移,是新型的套路贷。何翠环自编自演的“套路贷”,在相关人员的默契配合下,在法律文书上竟然看不出任何破绽,但实际上已经给石敏造成了不可弥补的财产损失,他们故意捏造事实,以假乱真,目的就是为了拖延时间,既能得到房子又能赚取收益。
  石敏曾约罗映农单独喝茶聊天,协商房子问题,罗映农向石敏透漏过,他曾多次靠放贷赚取了多套房子,如果石敏一定要房子,那她须按现有市场价来替何翠环偿还贷款,直到还清所有债务,大概两百多万,石敏告诉记者,她不可能付这笔钱来替何翠环还债。
打击“套路贷” 刻不容缓
  本案主要围绕虚假借贷问题,罗映农代理人陈述:所有借据及收条原件给了2621号案的代理人,原件被法院收走了。罗映农陈述:涉及共计130万借贷的六张借据、六张收条原件被2621案的代理人滕元庆律师弄丢了。在历经8次开庭过程中,报案人提出要对6笔虚假借贷借据进行调查。但一审法院没有调查,就作出驳回报案人的诉讼请求。二审法院同样没有查清事实。
  综上所述,何翠环、李敏毅、罗映农等人合谋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欺诈手段,隐瞒事实真相,骗取受害人巨额财产,其诈骗的主观意识已经非常明显,并且因为嫌疑人的欺诈行为,导致了受害人房屋不能过户等巨额财产损失,何翠环、李敏毅、罗映农等人已经涉嫌触犯了刑法。
  既然石敏、何翠环签订《房屋买卖合同》合法有效,自2005年开始,2702、2703房已交付石敏且一直使用至今,石敏已履行全部付款义务,但何翠环以虚构的事实不予办理过户,并故意隐瞒事实,恶意将房产抵押给第三方,以阻止房屋产权转移。
  何翠环与第三人串通办理抵押,一次次欺骗法庭逃避出庭,恶意设置抵押权以阻止房屋权转移,严重侵害石敏的合法权益。这种新型套路贷明显具有欺诈行为,应该可以向公安机关申请立案调查。
  为依法惩治此类行为,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相继出台了一系列规定。为了明确虚假诉讼刑事案件的法律适用,依法惩治虚假诉讼犯罪活动,2018年9月26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公布了《关于办理虚假诉讼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该《解释》把以捏造的事实提起民事诉讼的“套路贷”界定为“刑法规定的虚假诉讼犯罪行为”。
  近年来,民商领域的虚假诉讼现象呈现多发态势。虚假诉讼违法犯罪行为严重侵害他人合法权益,损害司法权威和司法公信力,人民群众反映强烈。希望法院和公安机关应立即采取行动措施,尽快查清事实真相,还石敏一个公平公正的结局。



 
责任编辑:BJ06

免责声明:

凡注明来源"厘米新闻或其它媒体”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或网友自发投稿,并不代表厘米新闻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对稿件有争议请联系邮箱:liminews@163.com

Copyright© 厘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