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民生

女大学生新年第一天在宿舍自缢身亡:“受不了嘲笑的眼光”

时间:2019-01-10 来源:津云

“学校告诉我们,学校对孩子的死不负有责任,只愿意本着人道主义精神,给15万元精神安抚费。”杨林告诉津云记者,“侄女家里家庭条件不差,我们觉得侄女是因担心自己拿不到学位证,备受压力而自缢,学校这种处理方式是否太过严厉了?

津云新闻记者 张赫洋

近日,河南理工大学22岁大四女生杨欣(化名),今年1月1日在宿舍自缢的消息,引发社会强烈关注。

此前,杨欣的家属曾表示:“因为2017年杨欣和舍友在宿舍使用'热得快',后来引发火灾,学校给了处分并表示杨欣将拿不到学位证,所以孩子压力一直很大,或成为这次自缢的主因。学校因这事儿给孩子的压力太大了,也没有及时疏导孩子,孩子自缢学校应该是有一定责任的。”

1月9日,津云新闻记者联系到杨欣的叔叔杨林(化名),他说:“我侄女杨欣的手机备忘录中留有遗言,意思就是忍受不了周围人嘲笑的眼光。”

杨林介绍,侄女是学生会干部,学习成绩优异,考过了六级、教师资格证,平日也得过奖学金,原本是一个积极开朗的女孩子。但是,那次受到处分后,整个人都抑郁起来。

杨欣的学长王峰(化名)告诉津云记者:“杨欣受到处分后,几乎就不怎么发朋友圈了…感觉性格上换了一个人,原本是很活泼,非常积极参与社会实践的那种同学,后来她时不时总想一个人待着。”

一场火灾改变一切

“人生中最大的坎儿”

1月9日,杨林已经从位于河南焦作的河南理工大学,回到了河南平顶山,杨欣的父母也回到了老家南阳。

“学校告诉我们,学校对孩子的死不负有责任,只愿意本着人道主义精神,给15万元精神安抚费。”杨林告诉津云记者,“侄女家里家庭条件不差,我们觉得侄女是因担心自己拿不到学位证,备受压力而自缢,学校这种处理方式是否太过严厉了?又没有及时对侄女进行心理疏导,现在学校说自己一点责任没有我们家里不可能认可,更不会拿这个精神安抚费。学校之前说后面的住宿不给家属安排了,也明确表示了学校的态度,所以我们家属先回家了,但是对学校这种处理结果肯定不接受。”

“现在杨欣的父母还处于很崩溃的状态,一提到这个事儿就哭。”杨林说。

杨林介绍,2017年7月发生的一起火灾,改变了杨欣的命运。当时,杨欣与同学在宿舍用“热得快”烧水导致失火,在扑救之后火势又复燃,导致整个宿舍物品付之一炬,相邻宿舍也有影响。

后来,学校给了杨欣和另一位室友处分,杨欣原本是预备党员,这下入不了党了。“最难以让孩子接受的是,学校因这事儿告诉她不能给她发学位证。我承认我侄女确实有错在先,但是平心而论,大学里很多宿舍学生都在偷偷使用热得快,所以说对杨欣的处罚是否太严厉了?而且,后来学校在开会的时候,时不时会拿那次失火事件举例,每次学生都会一齐看向侄女。”杨林心痛地说。

“杨欣心里一直挺憋屈的,她挺好强一个人,曾跟我说过,以前人生中没遇上过什么大事儿,这次处分是人生最大的坎儿了。”杨欣的学长王峰回忆。

杨欣出事前的一两个月,王峰还听她提起过“不想学习、不想在学校待着。”但是,王峰却无论如何没想到她会自缢。

杨欣还曾向他坦言:“一切都不是自己想要的样子。”

自缢前十天

走到考研考场前掉头离去

为了获得学位证,杨欣认为自己唯一的出路就是考上研究生。“我们学校考上研究生,学校就可以给一些受处分不能拿学位证的学生,发学位证。”王峰告诉津云新闻记者。

但杨欣考研的道路并不顺利,她曾告诉周围同学自己要考研了,“但是,去年11月份的时候,她告诉我她想放弃考研了…”王峰说。

2018年12月22日,杨欣还是走向了考研考场。但是,到了考场门口,她却没有走进去,而是掉头折返了。

“这次出事后,学校告诉我们,杨欣的处分已经在去年十月取消了,但是据我所知,去年下半年杨欣只是填了取消处分申请表,并不确定处分是否一定能取消。去年11月杨欣回来参加亲戚婚礼,还谈到处分当时还没取消,有可能拿不到学位证,心理压力很大。她母亲当时还开导她,不要想这么多。”杨林说,“今年1月1日出事后,我们家属联系到和杨欣一起受处罚的舍友,舍友表示杨欣出事儿后,自己才被通知撤销了处分。”

针对杨欣处分何时撤销、对杨欣这次自缢事件学校如何看待等问题,津云新闻记者致电河南理工大学相关部门,学校工作人员表示暂不对这次事件做任何回应。

“我觉得这个事儿应该引起学校、家长、社会多方重视,这不仅是单个事件,更是一类问题,涉及学校规范管理、治理、对学生心理疏导等问题,杨欣的离去太让人心痛了,希望避免类似事件再发生。”王峰认为。

责任编辑:CM001

免责声明:

凡注明来源"厘米新闻或其它媒体”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或网友自发投稿,并不代表厘米新闻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对稿件有争议请联系邮箱:liminews@163.com

Copyright© 厘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