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治频道

周口商人李建功到底得罪了谁?

时间:2020-07-09 来源:
    李建功,男,汉族,一个周口市商水县人商人,因为多年前的陈年旧账,再次被商水县公安局在“扫黑除恶”抓捕。
    (2019) 豫1623刑初146号刑事判决显示,他因非法拘禁、敲诈勒索被判25年,李建功不服判决,上诉至周口市人民法院,周口市人民法院撤销判决,发回商水县人民法院重审。
    根据李建功上诉书显示:不构成非法拘禁罪,理由如下
    对于河南粤港动漫玩具有限公司相关建设,李建功只是七八个施工队之一,施工方曾到县委、县政府讨要工资,而且还有堵门的行为,最后县政府终止了和吴宏展等人的相关合作,重新招商,最终耿氏集团接手。李建功接了6个钢架厂房的工程,他只是讨要农民工工资款、工程款的施工队之一,该债务是合法债务。
    所谓的非法拘禁场所为劳动局宿舍和仁和医院,根据控方证据显示,在劳动局宿舍和人合医院是没有人限制吴宏展人身自由的。根据证人钱尚敏笔录显示,“不能让他出这个楼, 他上哪,恁跟着上哪,不能让他跑了”根据表述这种行为属于正常讨要债务的方式,没有任何要求对其进行关押、捆绑、甚至殴打的行为。
    在人合医院,吴宏展住的病房是套间,内病房外客厅,钱尚敏、王克敏都是在客厅,吴宏展睡觉的时候是关套间的门的,这也能体现吴宏展的人身自由是不被约束的,吴宏展只是被监视,而并非被限制人身自由。
    2013年1月30日,上午9点,所谓的受害人跳楼逃跑,受害人吴宏展没有报警,反而王天喜进行报警,报警内容是吴建中在看病期间跑了,警察调查内容是从人合医院走了。之后长达6年时间,受害人既没有报警,也没有通过任何法律、信访部门反映被非法拘禁的事实,这也是“非法拘禁”吗?
    吴宏展是人民法院列入的失信黑名单,根据其笔录显示,他是可以出去,出去的时候有人跟着,后来“有病”以后,将其安排到医院,从其医院病历可以显示,吴宏展在医院并没有用药,1月5日到31日,共用药四次,最终出院。在其病历中可以看到,入院主要为“入院时为阵发性心悸半年,加重1周。“这也说明其自身健康本身就有问题,在医院用了四次药就要求出院,而并非逃跑。即便李建功组织人员看守吴宏展属实,但这种看守就可以构成刑法上认定的非法拘禁罪吗?
    从证据来看,没有任何限制吴宏展人身自由的行为:如捆绑、关押、禁团等行为。其所谓的看守地点为劳动局宿舍和医院病房,劳动局宿舍只是有人在吴宏展居住的房屋对面的房屋里面监视,并没有任何证据体现出看守者有暴力性或者其他威胁手段;去医院是吴宏展打电话给劳动局长杨恩,杨恩安排后去医院干部病房,无任何证据证明有人锁门以限制吴宏展的人身自由,更没有人限制其通信自由,也没有证据证明有人报警反映其人身自由受到限制,但在6年后直接以非法拘禁罪启动立案程序,让人匪夷所思。
    另据李建功上诉书显示:
    1、根据控方证据塔式起重机是以18. 6万元价格购买,除了安装费以外,李建功对塔吊还增加了配重、配件。从2011年3月19日购买,到2011年11 月28日转账给李建新20万元,期间有8个月,按照当时该塔吊出租价格6000元/月的价格,八个月租金收益为48000元,辩护人不知道塔吊价格是20万或是23万,即便是23万,塔吊价格加配件、加租金,也没有严重背离市场价格。
    该笔转账明确被经办人闫演红记载为工程款,而并非塔吊转让款。纵观全案证据,塔吊转让款、工程款和粤港动漫玩具的质保金三者之间不存在任何法律上的关联性。
    2、依照法律规定,强迫交易行为属一种扰乱市场管理秩序的违法行为,强行商品交易行为必须达到情节严重的程度才能构成犯罪。而李建功的行为明显与其不符。构成强迫交易罪必须的暴力和威胁手段,在本案中更是子虚乌有。
    李建功的敲诈勒索罪?
    1、马华昌同李建功结算后,将李建功施工的部门工程款债券转移到李建功名下,同时2015年8月18日,李建功和马华昌签订有协议,并且马华昌出具了公司加盖印章的委托书。
    2、耿锁代表耿氏实业公司对5、7号厂房工程款结算后,向李建功出具260万元的欠条一张,李建功起诉后在法院达成自愿调解。
    3、调解是法院审判的一种形式,遵守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耿锁如果被胁迫,会当着法官的面签订调解协议?



    据李建功上诉书显示
    李建功与耿锁的签订抵押协议,160万元本金和20万元利息,双方约定还款期限为1个月,即2015年1月15日后的一个月应当付清。同日,耿锁出具的证明也能证明豫A-E3A37号巡洋舰越野车是自愿抵押给李建功。按照控方证据,2015年6月24日位晓春向李建功转账100万元,此时应付利息为144000元,2015年7 月15日付80万元,此时未付利息约为1.6万元,利息合计为16万元,虽然本金付清,但逾期利息未付清,因此李建功扣留抵押物也是属于自力救济的一种方式,不属于无事生非的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寻衅滋事的行为。且耿锁如果对此有异议,可通过报警、法院起诉进行主张权利,但耿锁从没有报警或者起诉, 难道这也可以认定为寻衅滋事吗?
    被指控的第二、四起相关证人的证言更不符合常理。任何公司的商品出库都有流程,例如理保华提供的出库单为连号,且2017年9月28日开始,2018年2月结束,该公司总共出库单用了4张,且都没有李建功签字,这明显不符合逻辑。
    王红震提供的证据明显虚假,2016 年9月28日到2017年1月21日,共12张,号码1324881-1324890,比理保华在一年半之后提供的1324776-1324779出库单还晚,两种出库单格式完全一致,由此可见两个证人提供的证据均为虚假。
    凡此种种,不在此一一累述。不仅都是其公司经营过程中鸡毛蒜皮的小事,更有“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嫌疑。司法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公平正义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内在要求,是我们党追求的一个十分崇高的价值目标。全面依法治国,必须紧紧围绕保障和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来进行。不能让“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决不能让不公正的审判伤害人民群众感情、损害人民群众权益”。停留在纸上,司法活动必须追求公平正义,保护广大人民群众的合法权益。
 
责任编辑:BJ06

免责声明:

凡注明来源"厘米新闻或其它媒体”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或网友自发投稿,并不代表厘米新闻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对稿件有争议请联系邮箱:liminews@163.com

Copyright© 厘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