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荆州上演连环计 谁给荆州市供销社“熊心豹子胆”?

观察社 发布时间:2021-10-08 12:28:53
      2011年年初,荆州市供销社为盘活位于荆州古城内的一栋烂尾楼,以招商引资的名义将广东客商罗先生引进荆州。但当罗先生签订房屋购买合同,支付约定500万元购房款两个月后,才发现荆州市供销社下属企业长丰棉业公司棉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丰棉业公司”)以虚假债务的形式已将该资产抵债给荆州市银棉酒店管理公司。


图为正在运营的楚韵文化饰品商城
     本是为投资创业而来,却无奈陷入了财产之争,经长达八年的维权抗争,罗先生才最终夺回了楚韵文化饰品商城资产。
      谁知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荆州市供销社与长丰棉业公司几任主要几负责人前腐后继,进行“喑箱操作”,对长丰棉业公司进行所谓的“破产清算”,将罗先生花巨资购买的资产,并经湖北高院判决认定并办理了不动产产权证的资产,在其毫不知情的情况下,通过手段强行“划回”。
      该项目名为招商引资,实属欺诈。此行为一计不成,又生一计,而且环环相扣。
      “虚构债务、一房二卖”骗局未被追责
      长丰棉业公司是荆州市供销社改制企业,由荆州市供销社旗下全资子公司荆州市共兴资产经营公司(下称“共兴资产公司”)控股43.67%的混合所有制企业。公司此前兴建的楚韵文化饰品商城工程因经营不善、管理混乱和资金短缺等问题,该项目停工多年并成为烂尾楼,急需解决项目盘活和员工安置等问题。
      为了摆脱困境,时任荆州市供销社主任杨高群在荆州市招商洽谈会上恳求已与荆州市签订投资项目的广东客商罗先生,以解决烂尾楼工程款和职工工资问题,同时承诺该烂尾楼在转让后负责办理产权证至罗先生名下和完善后续工程。谁知这一承诺成为“泡影”。

图为荆州市供销社办公楼
      2011年1月11日,罗先生与长丰棉业公司签订了《房屋买卖合同》,楚韵文化饰品商城全权转让费为500万元,后续工程、装修、消防水电煤气电梯等设施安装和办理房产权证税费包干价1300万元,合同总价1800万元。约定罗先生先付烂尾楼款项500万元,余款待房屋后续建设、装修、拆迁和税金等后续工程完毕并把办房地产权证办至罗先生名下后的5天内付清。
     为履行合同,发展经济,罗先生注册了荆州市嘉丰旅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丰旅游公司”),并支付首款500万元后,等待移交办理房产权证和完善约定工程。
      但让人意想不到的是,由长丰棉业公司法定代表人李群等5名董事会成员组成的“利益集团”,精心策划的一场“虚假债务、一房二卖”等连环骗局也在暗中紧锣密鼓地展开。

图为罗先生与长丰棉业公司签订的房产移交确认书

图为荆州市古城公证处撤销决定
      在这一过程中,李群等人通过虚构伪造拖欠第三人杨家芹2200万元,串通荆州古城公证处作出虚假公证等方式侵占嘉丰旅游公司资产。李群等人问题暂时得到制止,李群此后因经济问题被判刑。
      2013年10月31日,罗先生与荆州市供销社、长丰棉业公司和李群签订四方协议,协议约定荆州市供销社负责组织专班监管长丰棉业公司立即将楚韵文化饰品商城房产证和土地使用权证办理到罗先生名下。为此,李群还以”协助办证”为要挟,向罗先生借款100万元,这笔款项至今也没有偿还。

图为各责任方签订的协议
      然而,罗先生的各种善意,并没有阻止李群一伙的侵占行为,反而助长了其嚣张气焰。无奈之下,罗先生只得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经过长达8年的拉锯诉讼,经荆州区、荆州市和湖北省判决,以及长达近2年的执行过程,罗先生及嘉丰旅游公司的合法权益才得到维护,于2018年9月办理了产权证。其不动产权证书编号为鄂[2018]荆州市不动产权第0040741号。土地使用权面积1620.96㎡,房屋建筑面积5720.72㎡,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截止到2037年10月29日。

图为嘉丰旅游公司已办理的产权证
      据了解,嘉丰旅游公司在执行过程中与执行官协调为了自救减少损失,自行投资垫付了1000多万元完成了该房屋建造和完善了后续工程(包括房屋楼梯电梯、配套设施、隔墙、装修、消防、水电等)。为此,还为长丰棉业公司垫付约400万元房产税费,其支付费用大大超过合同规定。

图为2016年湖北省高院作出的判决
      2018年9月21日,嘉丰旅游公司通过湖北高院判决和荆州中院执行裁定书最终办理取得了楚韵文化饰品商城合法的产权证。
“虚假破产”合法资产又被掠夺
      在2016年湖北高院判决后,嘉丰旅游公司公司又先后再投资3000多万元,最终把楚韵文化饰品商城打造成了荆州教育文化基地。前后经10年的苦心经营,现有10所教育培训机构和教职学生2000多人,已成为荆州市文化艺术培训领域小有名气的打卡点。
      然而,李群一伙还是“贼心不死”,死死盯住楚韵文化饰品商城这一优质资产不放,“虚构债务”不成,又生一计,与现任荆州市供销社主任毕英才狼狈为奸,联手编织“虚假破产”试图侵占罗先生这一资产。2020年11月2日,在当地错误执行下,将已办好不动产权证书的楚韵文化饰品商城进行“执行回转”,执行到长丰棉业公司名下。然而,这一行为漏洞百出。
      设计虚假破产程序,出具虚假审计报告。为霸占价值5000万元多万元的楚韵文化饰品商城,现长丰棉业公司司负责人郭明祥及会计肖金平勾结湖北荆楚律师事务所律师康丛林(现已入职湖北楚龙律师事务所),在股东表决权通过比例根本达不到公司章程规定的情况下,出具虚假“申请破产股东会决议决定”。同时,与湖北五环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五环会计师公司”)合谋,出具了长丰棉业公司资不抵债、累计亏损1794.12万元的虚假《审计报告书》。
      2021年3月,经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会计学院几位教授对该《审计报告书》审计分析,认为长丰棉业公司为虚假破产。长丰棉业公司隐匿价值约7000万元,其中15处不动产价值4781.87万元;虚增债务1200万元;虚减应收债权1900万元;扣除累计亏损1794.12万元。


图为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会计学院多名教授作出的审计报告
      根据教授审计意见,截止2017年11月30日的长丰棉业公司公司净资产约8000万元,如将嘉丰文化5000多万元房产列入,资产高达1亿多。资产远远大于负债,根本不符合破产条件。
破产主体违法,律师充当两面手。荆州供销社与长丰棉业公司为申请破产人,进入程序后,应该由破产管理人负责,然而荆州市供销社与长丰棉业公司“一竿子插到底”。
      湖北荆楚律师事务所律师康丛林(现已入职湖北楚龙律师事务所),更是首当其冲,知法犯法,先是充当长丰棉业公司申请破产代理人,既代表债务人,参与各类诉讼;后又充当长丰棉业公司破产管理人,签发签收各类法律文书,又代表债权人出庭荆州区诉讼腾退官司等。
      这在法学专家看来,康丛林律师“一手托两家”,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但奇怪的是这一行为还得到了当地的默认。
      为霸占嘉丰旅游公司5000多万元的房产,毕英才故意谎报、隐瞒长丰棉业公司资产大于债务的真实情况向荆州市有关部门打报告,自导自演“职工”上访和“维稳”,以每人每天100元至500元不等的费用雇佣退休职工、老人和社会闲杂人员,里应外合摆拍拍照用于“工作报告”题材瞒骗上级,以解决“上访群体性事件”为由掩盖不法行为。
      荆州市供销社和长丰棉业公司三年多没组织开过任何形式破产债权人会议,这些“债权人”是谁?他们只做一件事,就是利用当地“资源优势”强行抢劫嘉丰公司价值5000万的房产。
招商引资入驻荆州,步入虚假债务陷阱,多年投资诉讼与执行,现又陷入“虚假破产”,投资财产被侵吞。该起招商引资项目,历经10年,为何至今难以为继?我们梳理一下过程,表面上看似经济纠纷,实质上连环欺诈,影响的是荆州市的营商环境遇。
      究其根源是荆州市供销社系统管理混乱,合谋掩盖侵吞长丰棉业公司价值几千万元的帐外资产而逃避追责,恶意设计“虚假债务”与“虚假破产”等伎俩,试图通过侵吞嘉丰旅游公司财产以填补经营不善导致的财产亏空。
      据了解,长丰棉业公司隐匿价值约7000万元的15处不动产,多数没有办理过户手续,按法律规定所有权理应归长丰棉业公司,然而这15处不动产却成为案外财产,掩盖了其犯罪事实。
      按当初招商引资合同以及相关协议,还有判决,该房屋早就不在长丰棉业公司固有财产之列。由于荆州中院错误的“执行回转”造成八年诉讼,尘埃落定的房屋,再次步入无休止的上访与法律诉讼,人为的设计假案,浪费司法资源。

图为荆州市中院为嘉丰旅游公司办理产权证登记的协助执行通知书
      2018年6月12日,荆州中院向荆州市不动产登记交易中心送达了该执行裁定书和协助执行通知书,同年7月2日执行终结;7月13日,荆州中院裁定受理长丰棉业公司的破产申请。同年9月,嘉丰旅游公司办理了不动产登记证。与此同时,荆州中院误解湖北省高院答复函,对已办理办理不动产登记证不经审判,又强行回转到了长丰棉业公司名下。
      如此裁定,湖北高院作出的判决,荆州中院自己作出执行终结是否有效,如何结案?荆州中院恐怕也难圆其说。
      “虚假破产”进入程序后,嘉丰旅游公司遭到不明身份人打砸,公司多次向荆州反映,但至今尚未收到部门的立案通知书,也没有出具有关不予受理的通知。
 
 厘米之间 • 新闻最近(厘米新闻网)新闻从这里发声!
热门推荐

Copyright ©厘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