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舆情中心 > 食药卫生

【新闻后续】新郑一老人手术后死亡之二 :院方称黑衣人是医院工作人员

时间:2019-07-03 来源:映象网

  映象网讯(本网记者)  “再也看不到老伴和我一起遛弯,再也看不到老伴和我一起逛街……”常五钦的老伴抚摸着他生前的照片哭诉到。 6月11日,记者再访常家,常五钦的孙子抱着爷爷的照片,常五钦的老伴张景妮和儿子常明贵对亲人的突然离世悲愤万分。老人儿子常明贵说:“父亲已与6月6日做完尸检报告后,安然下葬了。但是后续处理问题仍然没有得到解决。”

  老人爱人张景妮和孙子看着照片落泪

  6月3日下午,新郑居民常五钦因前列腺增生在新郑市中医院住院手术后突然死亡,之后医院的种种做法和态度让死者家属有了种种怀疑。

  6月5日,映象网(www.hnr.cn)记者接到宰女士(常五钦孙媳)投诉称,爷爷因病在新郑市中医院住院治疗,手术后不久死亡,家属称医院曾主动协商赔偿,后医院又反悔,其家属们在医院还遭遇不明身份的人围攻殴打。 

  6月10日,映象网以《新郑一老人手术后死亡 院长回应记者:去公安局采访》为题对此事件进行报道。报道发出后,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

  事件发生后,新郑市中医院拒绝接受采访。而常五钦家属对“常五钦手术后死亡原因和尸体被院方强行移走”以及“家属遭黑衣人殴打”也一直存有疑问。在新郑市委宣传部的介入下,经多方努力,6月17日,新郑市中医院终于同意接受记者采访。

  6月17日上午10点,记者来到新郑市中医院,该院党委副书记曹姓负责人和负责医疗事故协调的白金海接受采访,记者就家属对事件的争议提出几点疑问。

  疑问一:针对家属声称“曾问头孢过敏不过敏”,是否存在用药不当?曹姓副书记称:“医院在手术后做过头孢皮试,护士当时之所以这样问,是想更详细了解病情,医院有病历报告单,可以出示。”  

  记者发现,医院出示的这张病历单并未在老人的病历封存档案里。

  医院出示的输液观察卡

  疑问二:病历单上显示病人在18:20分突发呼吸困难,嘴唇发紫,心脏第一次停止跳动,二十多分钟内医生没有进入到病房进行抢救,是否延误了治疗的最佳时间?曹姓副书记回复称,医院监控显示病人的主治医生陈科在18:19分出现在走廊,进入病房。至于家属说的18:42分,老人还有呼吸和生命体征,抓着家属的手抓得生疼,是因为医生记录病历是按照自己身上所带的怀表进行记录的,和家属在外边墙上看到的时间有误差。对于是否查看过病房监控,曹姓副书记称没有看过。

  疑问三:家属投诉称老人死亡第二天早上,医院出现不明身份黑衣人抢尸?这些人是什么人?和医院有关系吗?

  白金海回忆称:“当晚(6月3日),我代表医院先和家属协商赔偿115000元,但家属要120万元赔偿,不符合医院的赔偿标准,一直协商到凌晨3点多钟,双方约定到第二天早上8点进行再次协商。”

  “在没有责任划分的情况下,医院做出了主动让步,就算医院负全部责任,按照规定,死亡赔偿最高标准共11项是115000元。”曹姓副书记说,当晚医院提出赔偿是做了主动让步,家属没有同意。

  老人家属常明贵说:“既然医院不认为是医疗事故,那么医院为什么要主动赔偿?而且按照医疗纠纷最高标准进行协商?主动赔偿的目的是想掩盖什么?”

  对于家属说的“不明黑衣人打人”一事,曹姓副书记说:“那是因为医院按照有关《医疗事故纠纷处理条例》相关规定,患者在医疗机构死亡,尸体应该立即送往太平间,之所以发生抢尸事件是因为家属不听劝阻,买了水晶棺堵在医院病房,医院相关人员才会强行把尸体拉走放入太平间,在强行拉走的过程中,并没有发生肢体冲突。也下过通知单,但是家属没有同意,也没有签字。”

  既然家属没有同意也没有签字?那么医院是否经过相关部门的允许或者在上级主管部门的介入下移动尸体?针对该疑问,曹姓副书记说:“上报过,上报到新郑卫健委,也报到新郑市公安局了,他们都知道。我们有录像和视频,都交给派出所拿走了。”

  随后,记者见到新郑中医院院长李芳。“对于老人死亡事件,面对记者第一次采访让去公安局是因为刚开始很多细节自己不清楚,所有事件调查已经报由上级主管部门新郑市卫健委和新郑公安局。另外,根据法律法规开始进行尸检了,在尸检结果没有出来之前,我也没法回答你。”李芳称。

  记者随后联系新郑市公安局,新郑市公安局并未接受采访。

  6月28日,记者又致电新郑市卫健委主任李长法,针对新郑中医院强行移尸是否接到上报?是否在卫健委和相关部门的见证下,按照法律法规移动尸体?新郑卫健委负责信访的宋主任回复称,“老人死亡事件发生后,新郑中医院先和家属自行协商,他们协商不成才进行上报的,他们咋说我们也不知道,新郑卫健委是在6月4日下午四点左右才接到新郑中医院的情况说明,新郑中医院强行移尸事件并未提前上报。”

  针对“不明黑衣人”的身份问题,曹姓副书记称:“(黑衣人)都是医院的工作人员。”但对于“黑衣人”的身份说明和工作范围,曹姓副书记一直没有正面回应。

  对于常五钦“小手术”后突然死亡,其亲人们正承受着失去至亲的痛,也对死亡原因一直存疑。其儿子常明贵从相关医疗专家处了解后再次提出质疑:针对手术时需要注意事项,老人手术前是否进行全面检查?术前检查有没有进行评估?进行手术的医生是否有做手术的资质?手术医生的资质级别够不够?

  那么,真相究竟如何?映象网(www.hnr.nc)将持续关注。 

责任编辑:BJ06

免责声明:

凡注明来源"厘米新闻或其它媒体”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或网友自发投稿,并不代表厘米新闻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对稿件有争议请联系邮箱:liminews@163.com

Copyright© 厘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