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舆情中心 > 监督维权

鹿邑县伟祺置业万家灯火拖欠农民工工资,县委梁建松书记怎么看?

时间:2020-04-29 来源:转载

鹿邑县县委梁建松书记,您好!

我叫程远省,是驻马店市泌阳县农民,也是鹿邑县五河改造项目劳务方面的代表。因为伟祺置业万家灯火公司拖欠我们农民工工资遗留问题,一直不给解决,我实在是走投无路,才冒昧给您写信,跪求您为我们小老百姓主持公道。因为我们相信,在您的治下,不会纵容这种不讲诚信企业影响鹿邑县的形象。

梁书记,您应该知道,“五河共治”景观绿化工程是鹿邑县政府的形象工程,也是重大民生工程,给全县生活环境带来了极大提升。如今,县城周边的臭水沟经过改造流光溢彩,这里面也有我们这些农民工的辛劳和汗水。可是,您知道吗,工程承包单位鹿邑县伟祺置业万家灯火公司到现在还拖欠我们农民工工资142万元,已经拖欠5年了没有给我们。为了讨要农民工工资,我无数次往返鹿邑县无果。目前我已经绝望了,我们老百姓太难了。

下面,我就把我们的遭遇讲述一下。

图片说明:这就是当下的鹿邑县政府形象工程,已然成为当地景观

2016年3月,经李林森(万家灯火委任的项目经理)介绍,我与项目部前后签订了4份不同标段的劳务施工合同,负责“五河共治”景观绿化工程的劳务施工,具体是闫沟河治理、西三角游园、鹿辛运河治理工程。我组织泌阳县100多农民工来到鹿邑县下苦力活。由于政府要求期限急,为了赶工期,我们这些外地民工吃住在工棚,加班加点,通宵达旦施工,期间县领导多次来到工地慰问我们,当地新闻媒体也进行过报道。

按照合同约定,进度款按月支付80%;工程结束经双方验收合格后,甲方伟祺置业万家灯火公司一月内付至工程款95%;剩余5%质保金一年内付清。当时考虑到这是政府工程,发包方又是鹿邑县有名的大公司,出于信任,我自筹资金,精心施工,按期保质保量完成了这一政府工程劳务项目。

起初施工期间河南伟祺园林有限公司按期给打款,后来就以资金紧张为由,一直未按劳务合同约定付款方式支付进度款。

图片说明:为了赶工期,我们农民工深夜还在作业

2019年12月3日,我求助媒体记者到五河共治业主单位住建局以及县人大等单位采访。

当时该项目指挥长是鹿邑县人大副主任王新民。副指挥长是鹿邑县人大财经委主任郑强。郑强说,企业必须无条件支付农民工工资。他当媒体记者面与万家灯火联系,表示,即便企业暂时没有钱,也要和农民工代表达成还款协议。他还说,该企业还有一个标段没有结算,如果企业不支付农民工工资,政府就不与企业决算。

在鹿邑县人大郑强协调、住建局清欠办孙主任见证下, 2019年12月5日,河南伟祺园林有限公司与农民工代表达成还款协议:所欠程远省、孙定龙剩余全部劳务工资在2020年1月5日前算账、清账,不能以其他理由推脱不还。当着记者和住建局清欠办孙主任的面,企业负责人说,到时候企业不给钱,就用他们开发的房子顶抵农民工工资。但即便这样,我最终还是没有如愿。

图片说明:在鹿邑县人大和住建局领导过问下,该还款协议如同废纸

由于万家灯火签订的还款协议不能兑现,我哀求媒体第二次到鹿邑县采访。在媒体持续关注下,鹿邑县住建局领导非常重视,2019年12月底,住建局清欠办孙主任电话通知我到鹿邑县解决。在住建局二楼会议室副局长张耀华主持下,万家灯火来了两个工程师。他们承认确实拖欠农民工工资。但是,他们只认可后面三份合同(签订日期分别是2016年9月14日、2019年10月1日),却不认可2016年1月20日签订的第一份合同(企业认为上面只有项目经理李林森的签名,没有公司其他人的签名)。

事实是,签订第一份合同时,公司项目部刚刚组建,人员配备不齐,只有李林森一个人负责。在我2016年9月14日没有签订第二份合同之前,万家灯火已经按照第一份合同约定给我的银行账号转过两笔农民工工资款。

在住建局领导要求下,公司当面和李林森联系,李的回答是,工程量和合同一致,没有任何异议,如果企业不相信,也可以到鹿邑县审计等相关部门核对,他们都有统计。第二天,在住建局张局长办公室,公司的会计到场继续与我们协商,但依旧是不认可第一份合同。

按照四份合同,该企业还欠我们142万元工资,如果他们不认可第一份合同,那么只剩下38万元工资,这就是万家灯火公司出尔反尔,拒不支付我们农民工工资的原因所在。

由于企业不认可工程量,住建局张局长提出,住建局同着企业和我一起到现场重新丈量工程量,对此,我们双方都无异议。上午因为没有量完,约定下午继续丈量。谁知道张局长我们等了一下午,企业没有一个人到场。电话催问,他们说,天冷,又下着雨,他们来不了。张局长说,如果嫌冷,我们住建局给你们买棉袄,买手套,下雨我们给你们打伞,也要丈量完,把事情处理完,但企业始终没有人到场。

第二天,张局长带人赶到现场准备继续丈量,并请求企业负责人尽快赶到现场,企业仍然无动于衷。住建局领导和鹿邑县劳动监察大队执法人员直接赶到企业,质问他们:住建局领导求着你们,你们还置之不理,鹿邑县就没有能管你们的单位了?在这种情况下,企业这才派人到现场配合丈量,经丈量后与合同工程量一致,双方签字。但是,企业又说了,他们虽然认可了这份合同,但不认可合同约定的价格,必须按照他们自己定的“市场价”结算。可是,如果按照企业的所谓“市场价”,不够农民工一天的伙食费。另外,这份合同和另外三份合同价格是相同的,这明显是企业恶意刁难。

由于我们双方分歧较大,住建局出面,问题也没有解决。

媒体以《鹿邑县政府工程拖欠农民工工资四年未了》为题发稿后,企业指派一个叫李军(身份不明)的人,于2020年1月18日带着伪造我的通话录音(可以进行司法鉴定)赶到北京报社,要求撤稿。为了让记者撤稿,李军经反复与万家灯火老板电话沟通确认后写了一个承诺书,承诺下欠的农民工工资在一周内清算结账,如果不能付清,希望记者发稿监督。

图片说明:这就是李军代表企业写下的《承诺书》

2020年 1月19日(腊月二十五),经记者协调,让我赶到鹿邑县万家灯火公司算账。企业却提出,先给你20万元过年,但你必须写一个保证,不再找媒体说事,被我当场拒绝。时值年关,我在企业苦苦等候几天,眼看春节各单位放假,我讨要工资无望,只好返回泌阳,接着就是疫情。

等到政府单位开始上班后,我就给鹿邑县住建局张局长联系,他说自己再催催,并让我联系一下人大。我接着和人大王新民副主任联系,他很吃惊:钱还没给吗?农民工干活就得给钱,不给钱坏良心。

梁书记,伟祺置业万家灯火公司后台咋这样硬?他们连住建局、劳动监察执法都不怕,在鹿邑县,到底是谁说了算?

我有几点不明白想请教梁书记:

一,作为政府工程,出现拖欠农民工工资情况,当地政府该不该负起监管责任?

二,有关部门为什么不向企业收取农民工工资保证金,导致出现这样的后遗症,政府该不该启动问责?

三,我是外地农民工,企业刁难我尚可理解,可是为什么他们连住建局都不放在眼里?谁是他们的后台?

四,您对媒体记者说过,鹿邑县没有拖欠农民工工资现象,为什么偏偏在我身上出现了?

如果您作为县委书记都奈何不了伟祺置业万家灯火这个企业,我是不是永远都要不回血汗钱了?

梁书记,我对上述陈述负责,如有不实,我愿负一切法律责任。

将于2020年5月1日起实施的《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条例》明确提出了依法治理欠薪。规定:拖欠农民工工资,最高加付100%赔偿金,同时发挥新闻媒体作用,强化举报投诉,实现多方共治,不仅对拖欠农民工工资的地方视情况约谈政府和部门负责人,情节严重的给予处分,还对违反条例的行为设定了相应的法律责任。这让我看到了希望。

梁书记,鹿邑县五河改造工程早已竣工,可该项目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却久拖不决,您也不希望这个问题一直“烂尾”吧?

河南省驻马店市泌阳县农民、鹿邑县五河改造项目劳务牵头人 程远省

2020年4月28日

责任编辑:

免责声明:

凡注明来源"厘米新闻或其它媒体”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或网友自发投稿,并不代表厘米新闻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对稿件有争议请联系邮箱:liminews@163.com

Copyright© 厘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