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舆情中心 > 监督维权

河南舞钢:一司法所因调解不公致人犯病被强送精神病院一

时间:2019-08-21 来源:网易新闻

本网讯:张长栓,家住河南省舞钢市八台镇曹姚村王楼东组,1957年12月出生,今年62岁,家里6口人,三个精神病患者(老婆张爱荣、儿子、儿媳),老娘87岁,卧床不起、还有一个没出生几天的孙女,一家人全靠张长栓一个人挣钱养活。可是就是一个这样的家庭在2019年7月4日晚老婆张爱荣犯病辱骂镇领导,第二天被政府强制送进精神病院而打乱了他们的正常生活。

 

八台镇政府大院

本网讯:张长栓说:我妻子张爱荣在出嫁时就有精神病底子,属于间歇性精神病,不发作时能正常劳动、打理家务,能自己照顾自己,结婚后,在我精心照顾下,基本上正常,还可以在家里替我伺候老娘,照顾家里,我也可以出去打工挣钱,很少犯病,可从2017年的一起土地纠纷,我村党员,也是矛调员(矛盾调解员)张某芳说自己家里的地少了50公分宽,而她的相邻家村民家里的地也不多,我家里的地正好多出50公分,实际我家的地也不多,八台镇司法所就由此断定是我家多分了张某芳家的地,就强行把我家的地割给张某芳50公分,当时考虑到张某芳是党员,又和村里的干部关系好,胳膊扭不过大腿,明知道自己吃亏也只好自认倒霉,可是万万没想到当天司法调解过程,在没有经过我们同意,镇政府竟然让舞钢电视台在当晚节目播出了,村民看到节目后就告诉了我妻子,因为此事,我妻子认为村干部和司法所联合欺负自己,造成我妻子病情加重,精神病复发,从此以后我妻子每隔几天,就会去镇政府辱骂要求政府处理调解不公的事情,可政府总是推脱,说此事已经处理过了而不予处理。

 

张长栓87岁老娘

2019年7月4日晚又因村里村民议论俺家里的土地纠纷处理不公和承包的地不好后,我妻子受刺激再次犯病就跑到镇政府哭骂,直至5日凌晨一点多。第二天一早又开始骂司法所和镇政府干部,镇政府干部就强行把我妻子送到了私办的精神病院,一直到7月30日晚,已经怀孕10个月的儿媳快要生产了,就在当晚在村妇女主任和包村干部的帮助下,在医院剖腹产下一女婴。在看着才刚出生的婴儿和躺在床上剖腹产儿媳妇,张长栓禁不住流着泪说:“要是爱荣(张长栓妻子)在,起码不至于这么为难,虽然爱荣有精神病,但是大多数时候都还是好的,至少可以搭把手伺候儿媳,因为这种情况老公公伺候儿媳毕竟不太方便。”然后张长栓就多次去找村干部、镇干部要求把张爱荣放回来,去照顾儿媳妇,可村干部、镇干部都说政府出钱为其治病是为其好,机会难得,不放人。后来有要求他写保证书、五签字、三盖章才能出院,跑了好几天也没能让爱荣出来,现在镇政府领导张某山又说:“去精神病院把医疗费和生活费结了,再写个保证说就可以同意张爱荣出院,”张长栓说:‘我现在既没有钱去医院结账、也无法丢下病床上的儿媳妇和小孙女,目前小孙女的奶粉钱还没有着落,虽然村民已开始为他孙女募捐奶粉钱,但是杯水车薪。

 

张长栓家里一角

2019年8月8号记者在来张长栓家里采访之前,也接到了舞钢市八台镇镇干部张某某(同时也是曹姚村包村干部)的实名反映,在给媒体的来电中说:“舞钢市八台镇司法所调解不公,欺负张长栓是老实人,把张长栓的地划给了村里的党员张某芳(也是矛调员),还说张某芳不是矛盾调解员,实际是个矛盾制造员,村里的多起纠纷都是因她而起,村里干部强取豪夺、监守自盗、张长栓的妻子病情复发就是因为司法所的调解不公引起的等等”同时也证实了张长栓反映的问题属实,

 

2015年八台镇司法所被司法部授予全国先进司法所

8月9日记者在精神病院也见到了张爱荣的主治大夫夏大夫,夏大夫说:“现在张爱荣的病经过这段时间的治疗,已经大有好转,现在已经具备出院的条件了,只要家属来把医疗费和生活费给交了,就可以出院了,不过必须的有镇政府同意才可以,因为病人是镇政府送过来的”。

记者在镇里也见到了负责主管综治办的张某山镇长,张镇长说:“张爱荣要是出来,必须的有五个人签字才可以,关于医药费也得需要张长栓家里承担,要不然出来再来镇政府骂人怎办。”

截止记者发稿,张爱荣家里因没有交医院的住院费和医疗费,也没有得到镇政府的同意出院,还在精神病医院关着。

关于此事的进展,八台镇政府包村干部张XX大胆揭露司法所。村委、镇政府是如何对待张长栓一家的、镇政府是如何设套陷害记者的,请大家关注后续报道。

 
 
 
 
责任编辑:

免责声明:

凡注明来源"厘米新闻或其它媒体”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或网友自发投稿,并不代表厘米新闻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对稿件有争议请联系邮箱:liminews@163.com

Copyright© 厘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