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舆情中心 > 反腐在线

河南平舆县射桥镇西关村民实名举报姑侄两任村支书贪腐问题

时间:2019-10-16 来源:厘米新闻
河南平舆县射桥镇西关村部分村民向纪委、媒体等部门实名举报该村支书张革命及原支书张小新(现支书的姑姑)在办理低保、村委办公楼施工、政府扶贫优惠政策等方面弄虚作假、欺上瞒下的违法违纪问题,强烈要求上级领导调查落实,立案查处违法乱纪者,给群众一个明白,还法律一个威仪,体现社会公正、正气!

 谁“吃”低保,支书说了算
平舆县射桥镇西关村村民反映说,2014年至今,原支书张小新“买卖”低保、贫困户有几十户,想享有低保户,贫困户,不给支书送钱不行。群众非常气愤,质问:政府的惠民政策是庇护贫困户还是有钱人?
赵桥十组村民赵宝松夫妻两人均是残疾人,是远近闻名的特困户,硬是从牙缝里挤出500元送给张小新,成为低保户。  
四组村民黄国军5000元从张小新手里买了一个低保名额,结果仅领了4800元,张小新就因村民举报下台,他只好自认倒霉。  
2014年张小新的侄子张革命当了西关村支书后,办理贫困户和低保户的“双重标准”很是奇葩。
张革命办理的贫困户和低保户169户,其中4户在外地经商,家有轿车(四组黄宏占、二组罗国华、三组雷现林,都是40多岁,韩平原的儿子有房有车,自己卖豆腐每天收入上百元)。村民说,这几户“贫困户”“低保户”都给了张革命“好处”。村民徐士林、徐大龙都有轿车,但都成了“低保户”。
 
荒唐的是,一组村民李保安作为低保户,几年来没有领过一分钱低保;现年89岁的二组村民郭胡银一直吃着低保,从2017年她就见不到低保了,经打听,她人活着,户口却被注销了;一组村民荆得中死亡多年,不仅户口没有注销,低保也一直领着。
村民李志力的母亲94岁了,房屋倒塌,没有拿到国家一分钱救助;

村民荆天顺患病16年,从没有拿到国家一分钱,临近死亡,因他家实在是拿不出钱送支书张革命,一直拿不到救助。荆天顺的妻子徐小田到有关部门告张革命,支书张革命就致使着自己的老婆和亲属张小新(原支书)、李小亲三人对其大打出手,徐小田当场吓得尿了一裤子。施暴后张革命还威胁徐小田:“马上让派出所来抓你”。

在2017年、2018年期间,该村因为告支书的状被打。除了徐小田,韩峰的老婆以及村民荆海伟、李帅都被殴打过。
 
赚钱活“全包办”,就连建公厕也不会“旁落”
 
射桥镇西关村原村委拆除,建新村委大楼。支书张革命把这个工程承包给了自己的姑姑张小新。张小新把老村委八间房子拆除后据为己有,连房土都卖了钱,群众敢怒不敢言。
村民说,这个工程每平方480元,大约费用在70万元左右,而他们从镇政府领走300多万元。仅此一项,就给国家损失两百万。更可怕的是,支书张革命竟然模仿村委主任徐来锋的笔迹签字,因为没有村委主任的签名,这笔工程款是不能领走的。
  
村民反映,西关村有10多户村民组危房维修,镇政府每户拨款一万元“维修费”。张革命硬是把这个工程承包给自己的姑父赵百顺。有几户村民提出自己维修,但遭到拒绝。其实群众都知道,这个工程明里说是赵百顺承包,实际是支书他们两个一起干。

建这样的垃圾池值2000元?
 
西关村要求每个村民小组建10个垃圾池,共10多个村民小组需要建100多个,每个拨款2000元。这个活被张革命自己承包,然后雇佣一组村民徐德运等人建,该项目实际用的施工费用不到三万元,他从镇财政拿了20多万。
西关村高扶贫项目办藤椅厂,赵百顺把工程转包给了射桥镇的姬志立,建厂平均每平方60元,总费用不到10万元,张革命和赵百顺、张小新却从镇财政领了47万元左右。过了春节,该厂房倒塌,镇政府一个副职曾经想追责,质问这个工程是谁承包的,旁边有人说是张小新,该领导就说“侄子干支书,姑姑还能承包这个工程,真是胡闹。”不过这个事情最后也不了了之。

这是支书发包给姑父建的公厕,一个25000元
 
西关村河堤上要建几处公厕,当然也是支书的姑父赵百顺“拿下”。据说每个公厕镇政府拨款两万多元。村民提供了建成后的公厕照片,说,这值两千元吗?不仅如此,就连镇政府给贫困户建两间房,也必须是赵百顺“承包”。
 
家族两任支书:好处占全,好事占尽
 
作为射桥镇西关村姑侄两任村支书,“前腐败后继”,大搞“权家福”,群众深恶痛疾,却毫无办法。
张革命的儿女亲家赵汉位,拥有大棚十几个,却被当支书的亲家张革命定为重点扶贫对象,西关村各种扶贫款、物,只要上级发放,次次少不了赵汉位家。
张革命的弟弟张军民侵占学校操场建房5间一个大院,还利用家族势力倒卖村里可耕地3亩,村民都是私下议论,没有力量阻止。
 
2014年,张革命当上支书。平舆县政府鼓励全县发展养殖业。其中县里为射桥镇西关村提供了300头扶贫猪崽。张革命不经村民知道,擅自把猪崽分给了村小学校长党艳霞20头,在村委会任职的雷中华10头,徐长春10头,徐占伟5头,徐治松5头,剩余100多头全部分给了亲家赵汉位,后来也不知道分给赵汉位的猪崽转移到了哪里。
而西关村实际已经申报过的养猪户,且有养殖经验的村民却没有得到猪崽。他们是:荆明臣、徐德运、荆小德等,不过张革命给了这3个养殖户却没有得到猪崽的每家100元作为“补偿”。
 
由于张革命滥用职权私分扶贫猪崽,得知有人向县纪委举报后,张革命提前找来村民假的养殖户荆小元、张免荣、徐狗赖、张新五做分到了扶贫猪崽的伪证,欺上瞒下,弄虚作假。事后张革命把作伪证的村民办为五保户作为回报。让西关村村民闹不明白的是:一,“五保户”荆小元、张免荣他们都有儿子,一个开着宝马轿车,一个开着丰田轿车,有楼房。二,村小学校长党艳霞是外地人,并不是射桥镇西关村村民,她又是凭什么可以分到20头扶贫猪崽?不过全村人都知道这样一个事实:女校长的丈夫(射桥镇古城村委大庄村人)不知道什么原因,服毒死在了妻子任职的西关村小学校门口。
  
                                 
                利用职权,中饱私囊
2014年,射桥镇政府治理河道,绿化两岸环境。西关村村民徐士林承包了河道四段滩地,栽树4000棵。镇政府给了补偿。但村支书张革命不让徐士林到场,直接领回了这笔10万元的补偿款,还收取了徐士林一万元办理砍伐证钱。而知情人说,镇政府实际支付给徐士林补偿款与张革命说的金额误差较大。徐士林弄不明白,镇政府发给他 的补偿款不经本人签字,村支书张革命又是如何领出这笔款的?这笔补偿款到底是多少?据徐士林反映,他的承包期限合同是30年,离到期还有16年。
荆双喜、付小娇夫妻给孙子上户口,交给张小新11000元;
西关村二组村民荆卫东上户口,张革命张口要15000元,经村民徐士林讲情,给张革命8500元才入了户口。
村民徐宁劲之子徐聪向入户口,直接给张小新打卡上两万元。
两任支书不仅明目张胆谋取私利,中饱私囊,还发死人的不义之财,让村民苦不堪言,他们不敢相信,这样的村支书又怎么可以带领群众脱贫致富呢?
国家有殡葬改革政策,原支书张小新和现支书张革命就借助这一规定,大发“死人财”雁过拔毛。两人合计收取村民土葬费近百家。其中:
二组徐毛母亲去世,交给张革命3000元;二组张得福父亲去世,交给张革命3000元;一组李保国父母去世前后交给张小新6000元;四组赵黑毛父亲去世,交给张小新3000元;黄庄村单赖毛父亲去世交给张小新土葬费3000元,四组荆中心奶奶去世,交给张小新3500元;四组黄新得去世,其家人交给张小新3500元;四组赵连成老婆去世,交给张小新3500元;柴楼村小组柴四明母亲去世,因柴四明是村小组组长,交给张小新3000元,组荆志合母亲死土葬费3000元交张小新,村民李黑毛老婆去世,交给张小新3000元,村民荆平安老婆去世,交给张小新3000元,以上所写都有人作证。
 
 
平舆县纪委将张小新控制了起来,7天后被释放。她出来后说,你们告状,跑断你们的腿。我不干,让我侄子当支书。果然,张小新下台后,她的侄子张革命如愿当了西关村支书。张小新在村里说,自己的儿子、儿媳都在广州市检察院上班,儿子的同学也在河南省检察院工作。他们家不怕告状,腿给你跑断,不顶用;现任支书张革命甚至说,“我查出谁告状,我就死在他家里。”
群众气愤地质疑:张革命小学没有毕业,他怎么当的支书?
 
原村支书张小新家的别墅
村民说,原支书张小新家盖的别墅在西关村是独一户,屋内安装有9台空调,平时就她和丈夫两个人住。          
群众所知道的是,她二儿子在广州上班,在广州市拥有一套近500万的住房。群众恳请政府查请明这位原村支书的经济来源。
 
西关村村民呼唤有关部门对张小新、张革命姑侄两任村支书有关问题不包庇护短。
西关群众拭目以待! 
反映问题的村民代表:许士林  电话:15239618092
 
责任编辑:

免责声明:

凡注明来源"厘米新闻或其它媒体”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或网友自发投稿,并不代表厘米新闻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对稿件有争议请联系邮箱:liminews@163.com

Copyright© 厘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