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舆情中心 > 反腐在线

许昌建安区一村民多次实名举报村民组长 均未结果

时间:2019-09-20 来源:群众来信

    我叫安普业,身份证号:411023196503144516,系河南省许昌市建安区桂村乡大安村二组村民,现实名举报,我村组长(二组)安保信的不法行为:1.安保信自2005年担任我组组长以来,依仗兄弟众多,利用手中的职权,随意买卖集体宅基地,长期霸占集体宅基地,非法侵占集体土地,利欲熏心,变相发财,胡作非为,不择手段,长期欺骗党和人民群众,令人民群众怨声载道,苦不堪言,严重影响党群关系、干群关系,给社会造成了极恶劣的影响!因此,我现在鼓足勇气,将安保信的不法行为列布如下:

  1. 以修路为名变相盖房

  2005年,他凭借兄弟众多(安保信姊妹8个,弟兄5个),占票多的优势,当上了组长(二组十几户人家,百十口人)。于是,他把组里的16亩经济田连卖7年,获利22400元,同时进行街道修路,名为修路,实则给自己盖私房。据当时统计:二组街道从东到西全长约180米,宽约3米,土方红石子路,当时的人工费为5元/天,土为15元/车,红石子市场价为110元/车(安保信公布价为200元/车),工费包括材料费,外加7根照明杆共计4110元,剩余的18300元被安保信用于盖自己家的房子。安保信家里条件并不好,没当组长以前仍住着4间漏雨的土胚房,当上组长以后,可谓春风得意,他首先并没有想着去为人民群众谋福利,而是挖空心思,变相谋私利!当时他手里仅有7000元钱,按照当时的物价,盖4间水泥房、铝合金门窗的平房,至少需要人民币75000元左右,于是他找到当时组里的经济保管安某军商量,他想挪用下卖地款,随后就还上。其实,卖地款本就在他手里,根本不在安某军那里,只是他自导自演、糊弄群众的手段而已。就这样,组里18300元卖地款成了他个人的建房款!在群众随后的追问下,他竟说剩余的钱款抵扣了他的干部工资!!!(知情人安某军,可调查)

  2. 借钱建私房,用集体土地抵账

  安保信盖房需要75000元,他手里仅有7000元,加上他挪用的公款18300元,尚差近50000元,于是他千方百计到处借钱,挖空心思的用集体土地抵账。他当时找到了本组村民安某法借到了5000元现金,处于条件交换,他把集体“四角坑”的约3亩地,租给安某法种50年,不掏任何费用,并且给安某法签了50年的租赁协议(知情人安某岭及本人可调查)。

3. 欺骗群众,倒卖基本农田

  安保信当上组长2年后,凭借兄弟众多,无人敢惹,胆子越来越大,为了尽快还清盖房所欠下的账款,2007年安保信竟把“天兴路”西侧的3亩基本农田,以3万/亩的低价,一次永久性的卖给了大安村村民安某昌,用于修建粮食收购站(用于商业用途,非农业建设)。其实,安保信是在欺骗群众,变相发财,他当时在群众会上说的是“把地租给安某昌几年,每亩地是3万元”,他并没有跟群众说地是一次性的卖掉!连租几年后,大多群众极力反对:“为什么本组的土地这么廉价的租给外组,还要在耕地里盖厂房?”为了尽快达到卖地的目的,安保信让安某昌拿出2500元钱,说是“堵住”个别人的嘴请请他们的客。其实2500元钱,安保信只花去一半,给安某军500元,安某见300元,安某贤300元,安某灿200元,并且,后来在群众和代表们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安保信竟和安某昌签了假合同,在2008年,我和本组村民安某军、安某业、郅某芹我们4人一起到乡里追查非法卖地的事儿时,在时任桂村乡党委副书记“罗军峰”的办公室里,看到过他们签的假合同。当时,是时任西区的副乡长“赵鹏翔”和“罗军峰”2人接待的我们。

  据统计:当时的3亩基本农田卖了是90000元整(3亩*3万元/亩),但实际发放到群众手中却为69000万元整,该事件使安保信直接获利22200元!另外,安某昌之前还给安保信买了一辆崭新的125摩托车,价值5500元,就这样,安保信通过卖掉集体的3亩基本农田,共计获得人民币27500元!!!!!! 天理何在?法理何在?(知情人:安某军、安某见、郅某芹及本人,可调查!)

  4.私卖集体仓房,资金装进私囊

  2009年本组村民安某卫(小名瓜皮某)要盖房,于是他找到安保信批宅基地,安保信竟把集体的五间仓房以1500元的价格连房代宅卖给了安某卫,钱款全部装进了自己的口袋,既不对群众公布,又不上上账,集体财产再次变个人收入(知情人安某军,可查!)。

  5.私卖集体交界树,充富私人腰包

  自从安保信当上组长以来,先后卖掉了2--7组和2--3组菜园地的交界树,每棵价值几百元,卖树资金从不上账,照旧装进私囊(知情人安某贤,安某雨,可调查!)

  6.把集体的卖地款私贷出去,打井变相收利息

  2014--2018年,我组西北地的40亩地,安保信先后以经济田的形式卖出去好几年,把十几万的资金暗地里贷了出去,暗中收受利息,装入私人口袋。在这几年间,我组先后在“菜园地”和“预借地”打了两眼机井。当时其他组也打有机井,他们的费用为8000元左右/眼,而我们的报价则为12000元左右/眼,两眼机井安保信从中捞取8000元左右!更可恨的是,卖地款安保信迟迟不给群众发,到2018年群众逼迫发钱时,安保信竟说“打井时组里没钱,钱也是他借贷出来的”,就这样,两眼井硬生生的加了18000元左右的利息!天哪!这还有天理吗?!这不是硬欺诈群众吗?就这样,安保信里外发财,两眼井就从中贪污26000元整(知情人安某雨、安某贤可查!这仍是安保信的行为!)

  7.变卖上级发放的水利配件设施

  针对三农建设,党中央、国务院及各级政府的力度很大。几年来政府发放了很多水利配套设施,然而,利欲熏心的安保信却变相的把政府的水利管子,以10元/根的价格卖给了群众,既不上账,也不对群众公布。国家的财产照旧成为他个人的收入(知情人:组代表安某贤,这还是安保信的行为!)。

  8.暗中多占集体土地,零收经济田款中饱私囊

  集体土地,人人有份,人人平等,而安保信则处处搞特殊,欺骗群众,多占多种!本组水沟地东沿与“杨庄村”交界的零头地,几年来,安保信一直多种,实际亩数与账面不符(知情人安某贤,可调查可丈量)。另外,本组在菜园地有许多零块经济田,安保信把钱收的钱款一直不上账,都装进了自己的口袋(知情人安某雨、安某贤可调查!这仍是安保信的作为!)。

  9.私自买卖和长期霸占集体的宅基地

  按照国家有关法律,宅基地的所有权归集体所有,个人只有使用权并没有买卖的权力,但在安保信的眼里什么都没有,他就是法律,他什么都敢做。2009年,本组村民安某见要在老宅基地上扒旧盖新,他和安保信是前后邻居,为了方便自己,多占集体宅基地,安保信竟把安某见的宅基地300元买下,在我组北地的场地又重新给他划了一处新宅基地,按照国家有关政策,场地是不能盖房的,但安保信照样变相霸占集体的场地(知情人安某贤、安某军及本人,可调查!这仍是安保信的行为!)。

  10.破坏环保

  在村民居住的集体土地上建养殖场,蓝天,绿地,环保,民生是习总书记提出的大战略,可安保信却目无国法,目无群众,根本不把人民群众的健康和环保放在心上,为了个人利益阴谋,2016年他竟在我组北地,紧邻住宅区的20亩集体土地的中心,盖房建起了养殖场,养起了鸡鸭鹅,每到夏天,高温时节,臭气熏天,蚊蝇纷飞。北风吹来,堪不可闻,苦不堪言!给群众的生活环境和身体健康造成了极大的破坏和伤害!使人民群众怨声载道,敢怒不敢言!其实,在这一块20亩的农田上盖养殖场只是前提,背后还有更大的阴谋,那就是把这块土地变相卖掉,变相发财!(详情:本组有几个在外的工作人员,其户口根本不在家,他们想回家盖房盖厂,他们暗中许诺给他一笔钱!按照国家的政策规定,非农业户口是不能回老家盖房的,更可恨的是,大安二组从街里到街外,到处都是空闲的宅基地,而他们嫌风水不好,偏偏要破坏这块集体土地,他们狼狈为奸,钱权交易,展开了行动,不达目的,誓不罢休!)还有王法吗?针对安保信的这次阴谋,群众是义愤填膺,在忍无可忍的前提下,我们几位组民站起来坚决反对!才使得他的阴谋彻底失败!(知情人:安某军、安某雨、安某贤、郅某芹及本人,可调查!)

  11.私卖集体土地,钱款中饱私囊

  安保信当组长时间越长,胆子也就越大,由于弟兄多无人敢惹,他就更加胆大妄为,长期以来,他眼里没有法律,更没有群众,集体财产,国家土地仿佛就是他个人的!2016年,安保信背着群众和代表,偷偷把天兴路西侧的临大路的约3亩基本农田,以2000元/年的价格卖给了石料厂,既不签订租赁合同,也不对群众上账公布,每年的2000元卖地款大胆装进私人腰包。那么安保信为什么这次卖地不签协议呢?其实很简单,就是为了永久性霸占这几亩集体土地打下伏笔,背后有着更大的阴谋!(知情人:安某贤、安某雨及本人,可调查!)

  作为一名村组干部,他有权倒卖国家土地吗?!

  作为一名村组干部,他有权霸占集体土地吗?!

  作为一名村组干部,他有权用集体土地抵还个人债务吗?!

  作为一名村组干部,他有权把集体收入随便装进自己的口袋吗?!

  作为一名村组干部,他就可以做人民的官老爷吗?!

  安保信这样的行为属于什么样的行为?!是腐败行为?还是村霸行为?还是黑恶势力?像他这样的村组干部,能带领群众脱贫致富吗?!




(备注:保护个人隐私图片模糊处理了)

责任编辑:BJ06

免责声明:

凡注明来源"厘米新闻或其它媒体”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或网友自发投稿,并不代表厘米新闻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对稿件有争议请联系邮箱:liminews@163.com

Copyright© 厘米新闻